主页 > 学界聚焦 > 热 点 > 正文


作者:汪楚雄 来源:美术学院 发布时间:2013年01月20日 点击:



       我对盛葳并不熟悉,但听其名有儒雅之气,见面果然秀气。他的讲座充满个性的语调,不高不激,但吐字清晰,内容丰富。他以隋建国、王友身、徐冰和张大力几人的 作品为例,从媒介概念讲起,再从媒介的发展史讲到大众媒介。媒介沿着语言-手抄-印刷-电子一路走来。大众媒介包括职业媒介和非职业媒介,职业媒介如报刊 杂志、广播电视和互联网等,非职业媒介如交通标识、户外广告、信封挂历、T恤外套等。
        艺术媒介是指材料、表达的对象和表达观念。如王友身的报纸序列,穿着报纸衣服上街,去找报摊,在报摊买报纸,然后回家穿着报纸衣服躺在床上看报纸。   
        媒体霸权在任何时代都是存在的,但随科学的发展和监测,“个人的”而不是“那些人”的作品开始主流。在“同行”时代,因为某种目的,照片一再被修改,从而使 真实的历史受到“遮蔽”,仅从艺术世界里难以寻找到真实的历史,盛葳一再提及没有绝对真实的历史。如果从艺术表达的角度,再写实的艺术作品都带有创作者的 意图,越是艺术境界越高的文本,其主观性益发盖过客观性,其真实性越受到怀疑。但正如高老师与之探讨的,艺术家为了突显某种存在而聚焦,让关注的力度得到 加强,这恰恰是尊重了真实,那种被忽视才是真正的“遮蔽”。
       那么我们创作艺术品究竟为了什么?塑造一个时空,个人的时空,让大众能审视的时空。至于能从中看到什么,作者是不必介怀的,受众可以各自的眼光审视,你看到 的牛和他看到的马都是对的,这到底是不是作者的意思?他本人都管不了,也不负责任。如果他是个场依存性稍强的人,可能在公众的审视影响下,最终都可能形成 错觉,以至认定那不是他本人的表达。莫言不是说他在看世人塑造的新莫言吗?这个新莫言与他无关,因为那个莫言不是他,他不是那个样子的。世界是三维的: 人、世界、人创造的东西。艺术品属于第三世界,这个世界半真半假,是真是假,你说了算。
       柏拉图对这个世界持否定态度,他认为艺术最不可靠。他提出“三张床理论”:理念中的床是最完美的床,那是上帝的杰作,但只存在于虚幻之中;其次是木匠制造的 床,不完美,再好也不及理念中的床,但它真确而实用;艺术家创作的床既无理念之床的完美,也没有木匠的床实用,它是最不可靠的。颇具讽刺意味的是,大哲学 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,世界完全颠倒过来,当下最完美最有价值的是艺术家的床,木匠的床其次,还可供人睡觉休息,最没用的是上帝的床,因为世人相信尼采的 话,“上帝死了”。
       并且艺术家所创造的拟态环境在深刻地影响着社会环境,并进而改变着人的行为模式。比如说,传统雕塑看重体量感,当下雕塑看重对时空的占有,不仅占有空间,还 占有时间,让你看到他雕塑的过程,从一块毛石到一个人形的渐变史。似乎人类只通过一种感官难以把握世界,必须多种媒体的结合才能全面传达。麦克卢当认为, 媒体即信息,运用的媒体多,信息就多;媒体不同,信息不同。水墨传达一种感觉,彩墨的趣味又有不同;只有空间不够,要加进时间,再涂上光影,还渗透书法, 更有别的媒介,每一种媒体的进入,艺术品传达的信息就多一层。
       事实上,任何艺术品的出现都是人在接收外界的事物之后,有了想法,再通过不同的工具和材料表达出来的新事物,即外界事物--人接收并有了想法--借助工具和 材料表达的新事物。在这一过程中,人是媒体,有想法的人是媒体,有想法的人是外界事物和表达新事物之间的媒体。工具和材料是媒体,艺术品也是媒体,这都不 错,但这些只不过是媒体的媒体。

    分享至

    (责任编辑:美术学院)

     

    点击排行


     

    Copyright @ 2010~2015   All right reserved. 华中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版权所有
    地址:华中师范大学10号楼    电话:027-67868321